妃池中物不嫁断袖王爷 第66章(1/4)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那个梦里的情景让她想起了泱未然给她那本书里面提到的傀儡术。

    在南疆灵力的最高境界中,傀儡术当数其中一种,据说,傀儡师会将他想控制的人做成一个玩偶,牵上线,施上法便可以在很远的地方操控着他。而被控制的人,手脚上就会出现血痕,行为不能自主——而对方,只需要动一动手指便可以操控傀儡的生死。

    而姬魅夜的灵力已经达到了不用任何引线,亦不用制作任何傀儡娃娃来操控。他手下亡灵上千,腐尸上万,骷髅军团更是难以估计,而他仅凭一只玉笛,便能主宰着这一切。

    然而泱未然此时身上竟然出现了傀儡线?!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她心里茫然不知所措,船帆放了下来,船夫飞快的划着奖,路乐乐看向四周,只觉的黑暗无边,头顶的月亮都惨白的吓人,而那江水之下竟然有什么东西在诡异的浮动。

    “快,快……”

    她不认为姬魅夜这么快就赶来了,但是她也确定他不会很远了。傀儡术对于能力和自己相当不下的人来说,要控制起来也十分的困难,所以必须要一个人偶。而傀儡师和傀儡的距离越近,那越能游刃有余的控制对方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如何破解姬魅夜的傀儡术,但是书上有引出距离越远,越难以受到控制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一口污血从他嘴角溢出,他紧紧的拽着她的手,吞了一口气,秀美的脸上因为痛苦而显得扭曲,睫毛沾着湿润,“乐丫头。”

    “未然。我在这里,我们很快就离开这里了。”她安慰道,然而心里却是一片空芜,她哪里知道他们逃得掉啊。

    “乐丫头,原来的你,是什么样子?”他笑着问,声音那样的轻,轻得有些飘渺,犹如风拂过心间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很丑啊。”她低头笑着回答,失去记忆的他恐怕已经忘记了花葬礼长大后的样子了,“未然,我们先进船,你的伤口需要包扎。”

    “不。告诉我……乐丫头,告诉我你的样子。”他用力的握紧了她,似乎在拼尽最后一丝力气。

    “长长的头发,齐眉的刘海,一双大但是不漂亮的眼睛,有些圆乎乎的脸,还有两个深深的酒窝……”摁住他的伤口试图在脑中回想自己的样子,然而却是那样的模糊。

    真是可笑,此时,她竟然想不起自己的样子了。

    “乐丫头,我记住了。”他唇角漾开一抹满足的笑容,将她放在他伤口上手拿下来,“一月相思,让我生不如死。所以……”他深深闭上眼,微微用力握紧了她,“所以,就让我这样吧。我情愿自己在这一刻死去。”

    眼眶中的泪水无声落下,她看着江边而渔火,听着那水声,听着远处飘渺的笛声,那本要去治疗他伤口的手,终于放开了。

    是啊,与其等他醒来,然后面对着世界一片空白,最后又痛苦的思念一个的死去的人,倒不如就像现在一样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,刚才看到了羽见,记得了她路乐乐,知道身边还有几个丫鬟,甚至通过他的手札知道了许多她都无法告知的一切。

    确切的说,现在的他拥有很多记忆。

    或许这样才是最好的。她低下头,将头埋在他发丝之间,听着他虚弱的呼吸,将他温暖柔软的手拽进了自己的手心

    “未然,再见。”她悄然的收回,想要摸出自己银针,既然如此,那她愿意做一个罪人,下一次地狱。

    然而,手指还未刚脱离,对方突然反手握住她,与她手心相贴的,十指紧扣,这个突来的动作,让她当即一惊。

    因为,她的印象中,从未与这般温暖的手手指相扣。

    于此同时躺在她怀里的人突然坐了起来,而另外一只手也扣住了她的手指——那样的用力,像是要将她给生生的捏碎,揉进了他的手心。

    “唔。”她疼得抽了一口凉气,本能的想要抽回手,却不料对方将他往身前一拉,她整个人就如被吸住一样,倒在了他怀里。

    “未然。”这突来的转变让她有些不明所以,慌忙抬起头,正好对上对方低头俯瞰着她——

    月色下,他发丝飞舞,面色苍白,湛蓝色的眼瞳竟然泛着诡异的光,似讥笑的,似残忍的,甚至隐约那扬起的薄唇竟然有一种让人生寒的妖邪。

    “路乐乐。”他开口,声音无比的冷,“怎么如此惊慌?你真的舍得他就这样死了?”

    路乐乐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,整个人犹如落入了冰窖,心跳瞬间停滞了跳动,血液也当即凝固成冰,就连呼吸都哽咽在了喉咙里。

    这个声音,这个绝不是泱未然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路乐乐。”他肆意的笑道,然而泱未然的脸却没有丝毫的情绪变化,犹如一只完全被控制住了的傀儡,“泱未然这-->>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